優兒思主理人:

『其實只有一個念頭,有朝一日要給孩子穿我們台灣做的衣服。』